快3开奖结果

研究工作

【吳文化研究】孫武苦練“射” “御”

發布時間:2016-11-16

諸家瑜

孫武從小天資聰明,記憶力非常強,四五歲時就能斷文識字,而且過目不忘。八歲那年,他在都城臨淄進了“庠序”(古代的地方學校),正式接受教育。

入學那天,父親田憑(后改為孫憑)親自送兒子去上學。在“庠序”前,早有幾個貴族子弟在家長陪同下先到了,先生——田憑的一個遠房叔父正在門口與學生的家長互相作揖。

“叔父,我把武兒交給您了。”田憑走上前,向先生作揖。

“叔公好!”小武兒也很有禮貌地向先生深深地鞠了一躬。

小武兒和他的同學們提著各自的讀書用具,魚貫而入。

教室很寬敞,除了東墻處擺著幾個用粗樹枝制成的供書寫用的“幾”之外,就一無所有了。

春秋時期,椅子還沒有發明。因此,上至君主大臣,下至黎民百姓,所有的人都是席地而坐的。學生們在先生的安排下,面朝東分別坐在指定的“位子”上。先生給每個學生發了一個“幾”,之后就坐在學生的對面開始講課了。

古代的“庠序”,主修課程是“五教”、“六學”。“五教”,指的就是父義、母慈、兄友、弟恭、子孝五種倫理道德的教育;“六學”,指的就是禮、樂、射、御、書、數六種基本科目的學習。小武兒在學習主修課程時十分用功,進“庠序”不久就在同學中脫穎而出。

有一次,先生教讀一篇文章,內容是“擊鼓其鏜,踴躍用兵。土國城漕,我獨南行”。之后發給每個學生一枚簡牘,要求都能背誦下來。布置完功課,他離開了教室。

先生走了,教室里的學生們都自覺地拿著簡牘埋頭苦讀起來,唯獨小武兒默讀了幾遍后,就站起身來獨自跑到外面玩去了。

“武兒,快回來——”同學們都擔心他被先生發現。

果然不出所料,先生發現了他,呵斥道:“回去!”

小武兒一看先生一臉嚴肅,知道自己闖禍了,趕緊鉆進教室里,坐回原地,心里忐忑不定。

“貪玩!”先生咕囔著走進教室,坐定后板著臉說道,“田武,你把剛才學過的課文背一遍,如果背出來,你跑到教室外面去玩的行為就不受罰了。”

小武兒一聽,長舒了一口氣,隨即就把全文背了出來。

“背得好!”先生放棄了對武兒的責罰,轉怒為喜。久而久之,他感覺這個孩子有不同常人的天賦,將來必成大器,于是青睞有加,教育也就更加用心了。

在所有的課程中,小武兒最感興趣的是“六學”中的“射”和“御”。在上“六學”第一節課時,先生給學生講解了“射”和“御”的基本內容以及學習“射”、“御”的意義,接著說:“‘射’和‘御’,既是戰場拼殺的基本技能,也是我們齊國體育競技活動的主要項目。每年的九月,我們國家都要舉辦一次全民‘射’、‘御’逐賽,這是國家選將取才的重要形式,也是有志之士展現自我、步入仕途的絕佳良機……”

小武兒聽得入了神,且將先生最后的一席話牢牢地記在了心中。

“射”,即射箭;“御”,即駕駛車馬。這在古代“乃男子之事也”。誠然,要全面完成這兩門必修課,并且熟練掌握要領,不經過刻苦地錘煉,是難以臻至上乘的。

在“庠序”組織的“射”、“御”訓練中,小武兒廢寢忘食,刻苦練習,投入了比其他同學多出數倍的努力,很快就成了掌握這兩項技能的同輩貴族少年中的佼佼者。但是,他并未就此滿足,更沒有就此止步,依舊是冬練三九,夏練三伏。此時的小武兒,心中朦朧地樹立了一個理想,那就是長大后要像他的祖父輩們一樣,力大無比,勇武善戰,成為一名馳騁疆場的大將軍。

小武兒成人后,按周制行冠禮,祖父田書(后改為孫書)給他取了個字,叫“長卿”。“卿”在當時為朝中的大官,與大夫同列。田書時為齊大夫,田憑為齊卿。他們希望這個孩子將來也能像他們一樣,在朝中為官,成為國家的棟梁。

二十歲那年,田武離開家鄉去蒙山求學。一年后,他帶著少年時期的夢想和祖父輩們的殷切冀望走出蒙山,漫游天下歷時兩年,考察了許多歷史古戰場。齊景公二十五年初,田武隨祖父改姓孫,之后又回到齊國,居住在齊景公封給他祖父作為食采之邑的樂安(今山東濱州市惠民縣),他博覽群書,系統地研究了歷代戰爭兵法的理論。而立之年時,他在避難之地——吳地的穹窿山茅蓬塢里,寫出了名聞古今中外的《兵法》十三篇,成為了春秋時期著名的軍事家,被后人尊稱為孫子、孫武子、兵圣、百世兵家之師、東方兵學鼻祖。

 

(作者系蘇州市吳文化研究會理事)


快3开奖结果 时时彩四码最准的方法 两人斗地主游戏 彩票106下载安装 17年重庆时时彩骗局 重庆时时官方网站 11选5任选7稳赚 飞艇人工免费计划 一天稳赚五百的方法 龙虎斗押注口诀输5赢6 全球彩票所有版本